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

原标题:“贵阳女孩合租屋被砍伤案”调查

□ 本报记者 王家梁

□ 本报见习记者 王鹤霖

近日,一名的微博突然在网络“火”了起来,她发文称,自己因提醒合租同住的女孩减小聊天音量,遭到该女孩朋友砍伤毁容,左脸被砍两刀、缝了200多针、下巴神经被砍断。更详细描述了自己在事发后的报警遭遇,再配上微博中受伤前青春靓丽的照片,很快就让该篇微博获得了近两百多万阅读量和数万转发量。

那么,此篇微博帖子在网上引起热议的焦点在哪儿?而事实真相是否完全像微博中所描述的那样?近日,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
发帖求助

经过多日走访,记者了解到,发微博的女孩名叫刘雪琪,出生于1999年,是贵州市六盘水人。到贵阳打工期间,暂居在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k区两室一厅的出租房里,合租只是为了减轻自己每月1900元的房租压力。此案的合租对象名叫张玉柔,是通过微信“求女生合租”结识的。

据刘雪琪回忆,今年3月15日凌晨3点多,张玉柔没带钥匙,便通过电话叫醒刘雪琪为其开门。随后,张玉柔等4个人抱着酒瓶进来,在那儿大吵大闹又做东西吃,说话声音非常大。刘雪琪因第二天一早还要去工作,就提醒他们说话小声一点,没想到4个人直接冲到她的房间里,对她进行殴打,后来,拳打脚踢就变成了刀砍。

案发后4人逃离现场并将凶器菜刀一起带走,刘雪琪随后报警。

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3月26日作出的司法鉴定结果显示,女孩的左面部见多处缝合创,其长度累计达9.9厘米,另累计见3.5厘米划痕;左侧颈部见2.3厘米划痕;右上臂见皮肤挫伤,右手背见2厘米缝合创。外伤事实存在,其损伤符合锐器致伤形态特征,伤情被鉴定为轻伤二级。

据刘雪琪说,在接到报案后,办案民警通过监控已经掌握了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,可是案件就是迟迟没有进展。无奈之下,她决定通过微博向公众寻求帮助。

舆情发酵

4月24日,贵阳市南明区警方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信息称,“4月24日13时,‘贵阳花果园合租屋一女孩被伤害案’四名涉案人已全部到案。3月15日,租住在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的刘女士报案称,其被合租女生张某某等人砍伤。接警后,南明警方迅速出警并开展调查取证。后经司法鉴定,刘女士系轻伤二级。根据鉴定结论,警方依法将该案立为刑事案件侦查。经工作,截至4月24日13时,历时41天,成功将安某、甘某、黎某、张某某4名涉案人员已全部缉拿归案。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依法办理中。”

对此,有网友认为,警方是迫于舆论压力才迅速破案,以后出事了用不着报案,给微博大V点钱转发周知,比去局里好使多了。

也有网友认为,抓人哪有那么容易,首先要掌握线索,还要追踪抓捕,肯定需要些时间啊,你们以为警察都是神嘛?

还有部分网友认为,事件之所以引发高度关注,恐怕因为现在这么多人都在合租,怎么去限制室友的不文明行为?如果是自己面对刘雪琪的遭遇到底该怎么办?是否就真的无计可施?

据记者了解,从媒体报道和受害者自述来看,事发一个多月里警方并非毫无作为。尽管公安机关还没有通报办案过程,但是作为法律常识,一般的伤害案件不可能仅凭一方当事人的报案就可以抓人,需要向对方核实取证。其实公安机关的通报也透露了这样的程序。

通报中说“根据鉴定结论,将该案立为刑事案件侦查”,这也说明,如果还没有鉴定结论,是否构成犯罪都是存疑的,那又指望怎样的雷厉风行呢?在伤情鉴定没有具体结论之前,这一事件是否可以作为犯罪追究尚不确定,又怎能动辄将人“绳之以法”呢?

被害人的陈述是证据之一,但仅凭一个人的控诉就将4个人送入班房,恐怕也不能为大多数人所接受。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是刑事案件的底线,在底线之上需要深入的调查,细致的核实,认真的分析和谨慎的态度。

期待真相

记者还了解到,事件本身最让大家关注的一个地方就是,据发帖者称,“报案后警察一个多小时也没到现场,是自己带着伤口去派出所做的笔录”。对此,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员告诉记者,他非常清楚地记得,当日接到报案后到现场绝对没有超过15分钟,而且,刘雪琪在微博中描述的其他部分细节也与实际情况存在出入。

同时,他也表示很同情被害人,希望违法者早日受到法律的制裁,但一切的愤怒和质疑都要经得起时间和法律的检验。

贵阳市一位律师对记者说,网络时代,人人可以在微信微博发布信息,舆论的关注、监督能否成为敦促警方迅速破案的必然因素?如果是,势必会导致司法机关在“舆论绑架”中办理案件,极易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,导致冤错案的发生。如果不是,那么断言不发微博就破不了案,就显得急切而武断。尤其在这种情况下,相关部门更应该及时准确地介入,将相关信息进行通告、公开。

这位律师说,抛开专业性的程序问题不谈,发帖者除了对案件处理时间过长不满,还有一些对执法态度和程序的质疑。既然已经曝光在海量关注之下,相信有关部门在调查核实之后也会将办案细节公之于众。

记者电话联系贵阳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,希望对“贵阳花果园合租屋一女孩被伤害案”进行采访。有关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案件已经受到各方甚至上级有关部门的关注,公安机关将在调查清楚后集中接受采访。

截至记者发稿,刘雪琪已将讲述3月15日凌晨遭遇的两条微博全部删除。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来源:法制日报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原标题: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二审 红会“收支”拟纳入审计监督范围

新京报快讯(记者王姝)今天(10月31日),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。对比一审稿,二审稿明确提出,红十字会财产的收入和使用情况,不仅要接受政府民政等部门的监督,也要接受审计等部门的监督。这相当于,红会“收支”拟纳入审计监督范围。

施行23年后,《红十字会法》首次修改。今年6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,一审稿增设了法律责任专章,明确提出制造虚假信息损害红十字会名誉可追刑责,并提出由独立第三方审计捐赠款物去向等。在此基础上,二审稿对于红会的信息公开、监督机制等,作出了更为细化的规定。

关键词:监督机制

红会财产纳入审计监督

“郭美美事件”后,业内人士纷纷提出,红会摆脱信任危机的最佳途径之一,就是完善监督机制。本次修法过程中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科文卫委员会曾赴广西、上海、湖北等地进行立法调研,调研报告也提出,红十字会的监督制度多是原则性规定,缺乏具体监督手段,且监督范围较窄,没有形成完善的监督体系。

为此,一审稿规定,“红十字会的经费使用情况依照国家有关法律、法规的规定,接受人民政府的检查监督。”同时要求,红十字会应当聘请依法设立的独立第三方机构,对捐赠款物的来源和使用情况进行审计,并将审计结果向红十字会理事会报告。

对于一审稿的上述监督机制条款,今天,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铭起作修改情况的汇报时表示,有的部门建议,应当明确政府审计等部门的监督职责。二审稿吸纳了这一观点,将监督机制条款修改为,“红十字会财产的收入和使用情况,依照国家有关法律、行政法规的规定,接受人民政府民政、审计等部门的监督。”

这相当于,红十字会财产的收入和使用情况,不仅要接受政府民政部门的监督,也要接受审计等部门的监督。

关键词:信息公开

统一平台公开捐赠款物去向

自郭美美事件以来,红会的信息公开一直是关注焦点。一审稿规定,“红十字会应当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制度,规范信息发布,定期向社会公布捐赠款物的接受和使用情况,接受社会监督”。

分组审议时,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,上述关于信息公开的规定“火候”不够,缺乏可操作性。

“对经费的来源、使用和管理要有明确的规定,必须建立公共信息平台,接受社会监督,确保经费使用的公开透明”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张宝文分组审议中提出,“‘定期向社会公布捐赠款物的接受和使用情况,接受社会监督’,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,‘定期’应该明确一下到底多长时间,我认为应该每年向社会公布,接受社会监督”。”

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委员也认为,应该明确“定期”是多长时间。“到底是一季度一次,半年一次,还是一年一次?我认为至少一年一次,最好是半年一次。因为这是影响公众对于红会财务管理的印象。”

委员车光铁也表示,“目前,各地红十字会组织普遍采取捐赠款留成方式补贴办公经费支出。应该说,法律上对这种以善养善的做法虽然未作任何规定,但也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。在我国之所以屡受公众质疑,主要在于公开、透明不够到位。因此,有必要对红十字会办公经费来源、管理、支出、公开等内容,进一步作出细化,切实保证红十字工作正常运转。”

对于上述建议,二审稿将信息公开条款修改为:“红十字会应当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制度,规范信息发布,在统一的信息平台及时向社会公布捐赠款物的接受和使用情况,接受社会监督”。

也就是说,对比一审稿,二审稿限定了红会的信息公开渠道,必须是“统一的信息平台”;调整了信息公开时限,由原来的“定期公开”,修改为“及时公开”。

关键词:去行政化

中央红十字会改革方案出台后修改

一审稿未涉及红会的“去行政化”问题。不过,一审分组审议时,“去行政化”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们的讨论焦点。

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政奎认为,红十字会之所以因为“郭美美事件”陷入信任危机,一方面原因在于,一些红十字会发展中的遇到的问题还没有解决,例如上下级红十字会及与地方政府的关系问题等,“现在红十字会既界定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社会团体,但实际上又是行政体制内的群众团体机关,既要遵守全国红十字组织统一性的原则,但实际地方红十字会主要是接受地方政府的领导。正是由于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,使得红十字会更多行政化的色彩,运行效率不高,而且易引发公众信任危机”。

委员方新也认为,应明晰红会和政府的关系,“长期以来,从各级政府角度讲,相当一部分是把红会当成了政府的一个组成部门或者是下属单位,对红会有支持也有很多干预,比如当成人事安排和干部安排的一个单位,直接调拨红会的资产等,这是不合适的。从红会的角度讲,它的独立性不够,相当多的地方红会较多地依赖政府支持,缺乏锐气和勇气去主动开展工作,而且存在官僚化和行政化倾向,公众对此也有较多诟病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“去行政化”问题仍未涉及。张铭起表示,考虑到目前红十字会作为群团组织,正在按照中央推进群团组织改革的要求制定改革方案,建议待建议待中央关于红十字会改革方案出台后,再根据中央的精神以及各方面意见,对修订草案涉及的有关规定加以修改和完善。

关键词:法律责任

侵占、挪用红会财产可追刑责

一审稿的一大亮点在于增设了法律责任专章,分别规范了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,以及自然人、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法律责任。提出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如有违背捐赠者意愿、擅自处分其接受的捐赠物等行为;自然人、法人或其他组织如制造、发布、传播虚假信息,损害红十字会名誉,或侵占和挪用红十字会的经费或财产,均可追刑责。

对此,有些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部门提出,应该增加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私分、挪用、截留或者侵占财产、未依法向捐赠人开具捐赠票据等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。

二审稿采纳了这一建议,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章节,新增了三类违法情形,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如果私分、挪用、截留或者侵占财产,未依法向捐赠人开具捐赠票据,或未依法对捐赠款物的收入和使用情况进行审计,都可以追究刑责。

此外,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部门还提出,法律责任专章除了规范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,以及自然人、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法律责任,还应该对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,制定罚则。

二审稿增加规定: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实施监督管理中滥用职权、玩忽职守、徇私舞弊, 构成犯罪的,追究刑责;尚不构成犯罪的给予处分。

关键词:器官捐献

赋予红会开展器官捐献法律资格

一审稿规定了红会的七大职责,开展救援、救灾、应急救护培训、志愿服务,参加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工作等。

一审分组审议时,赵白鸽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认为,应当应将造血干细胞和人体器官捐献相关工作写入法律,完整表述红十字会的“三救”和“三献”职责。“近年来,在原来的卫生部,现在的卫计委的共同努力下,已经明确地把人体器官捐献的宣传、报名登记、鉴证、分配还有缅怀纪念以及人道救助工作,这部分交给了红十字会,所以现在应将这一法定职责写入修改后的红十字会法,否则现在红十字会做了大量的工作,已经有数以千计的器官捐献的人,但是没有法律支撑。”

委员韩晓武也提出,实践中,红十字会实际上已经承担了管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、参与人体器官捐献的宣传动员、报名登记、见证获取、缅怀纪念等重要工作。“因此,在草案中进一步予以明确,有利于红十字会依法履职。”

二审稿采纳了上述建议,在红会七大职责基础上,新增职责“开展造血干细胞、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的相关工作。”

此外,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审议前三月,慈善法已于今年3月通过。如何厘清慈善法与红十字会法之间的关系,一直是业内讨论焦点。一审分组审议时,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姒健敏提出,慈善法出台后,红会接受捐赠和处理捐赠款物,应该按照慈善法的要求,与捐赠人签订捐赠协议,并且按捐赠协议来处理财产。

对此,二审稿新增规定,“募捐活动应当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》的有关规定”。

不让讲排场,接待领导更难了

工作需要,我也参与了一些接待工作,深知接待工作的酸甜苦辣,也见识了在当前形势下一些官员在应对吃喝问题上的招数。

乡村少年你要去哪里呀?

对我和复生这些少年离乡的乡村人而言,故乡是回不去了,大都市不再是驿站,而是我们必须在此栉风沐雨、开花结果的归宿地。我们别无选择。

干政朴槿惠的崔顺实是谁

有人说,朴槿惠的亲信干政丑闻,比希拉里的邮件门要严重得多。希拉里邮件门,只是可能泄露重要信息,而朴槿惠的做法,则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前途的东西,送给他人看。